滤清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清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互联网带给我们的是支离破碎文化

发布时间:2019-09-29 23:33:37 阅读: 来源:滤清器厂家

互联网带给我们的是支离破碎文化

我用最快的速度看完了《网民的狂欢 关于互联网弊端的反思》这本书,书中的观点,99%我都赞同。我真希望这本书是我写的。

这本书对现在人们狂欢中的Web 2.0 博 客 、 谷 歌 、Youtube、Myspace、维基百科进行了全面的批判。

我以前经常在博客上批判互联网,但我不是一个网络从业者,批评起来并不专业,但本能告诉我,互联网正在摧毁人类建立起的美好家园,至少今天互联网对文化的破坏大于它的建设。但同时我也是个互联网的受益者,因为我不间断地写博客,它给我带来了知名度,甚至还带来一些经济收入。看这本书的时候我才知道,美国浏览量最大的博客年收入还不到3000美元。照理说,我应该感谢互联网,应该更加热爱互联网。但是我却越来越讨厌互联网,每天我把浏览互联网的时间控制在1个小时之内,我已经懒得去看那些新闻、博客、视频或者社区交友互动网站。对于在MSN上随时发给我的链接,我已经没兴趣点开,这个由普通人填充的互联网内容对IT行业来说是重要的,对我来说它就是一堆垃圾。在非互联网时代,文化转化成商品之后就会慢慢死去,在它死去之前,它可以用商业来衡量它的价值。在互联网时代,一切都停留在 感观 层面,甚至在它没有实现价值之前就死去。它换来的就是毫无价值的狂欢。

作为一个记者,我深知信息对人的影响。网上大量无价值的信息不仅充满大量谬误,而且也让人们对信息取舍上带来很多麻烦。当人们的认识一直停留在对 是 和 否 的判断上,是不会有进步的。

19世纪进化论生物学家T.H.赫胥黎说过一句话: 猴子可以敲出《莎士比亚全集》。 很巧,在我在网上搜索 赫胥黎 的时候,发现有人说他是18世纪的人,这就是互联网的信息。你会说:赫胥黎哪个世纪的人对我不重要。问题是,在网上你会经常遇到类似这样的谬误,但你却意识不到。基恩把 猴子可以敲出《莎士比亚全集》 赋予新的解释: 在Web2.0的世界里, 打字机 就是联网的电脑, 猴子们 就是成千上万的网民。很多网民虽然能力平平,却毫不谦虚地生产出不计其数的数字产品。如今,很多 业余者 用他们的电脑在网络上发布各种各样的东西:漫无边际的政治评论,不得体的家庭录像,令人尴尬的业余音乐,隐晦难懂的诗词、评论、散文和小说。 他还说: 如果继续保持这个速度,到2010年,全世界将会有5亿个博客,它们将混淆公众对政治、经济、艺术和文化的认识。博客极大地迷惑了公众,使人们难辨真假和虚实。如今,孩子们已经无法辨认资深记者所报道的真实新闻与joeshmoe.blogspot网上所发布的博客新闻之间的差别。在Y世代(GenerationY)的空想家们看来,每一篇网络日志就是他人的真实信息,每一篇网络小说就是他人的现实生活。

也许很多人会对我说: 你老了,你Out了。 现在我特爱听这句话,这也正如作者在书中说的那样: 他们企图用无知代替经验,用浪漫主义的幻想代替启蒙运动以来的智慧和常识。 智慧和常识,对新一代网民来说,几乎没有。基恩说: 更重要的是,Web2.0革命催生的用户生成内容威胁到了文化把关人。专业评论员、记者编辑、音乐家、电影制作人、信息方面的专家将被业余博主、蹩脚的评论员、非专业的电影制作人和艺术家所取代。同时,建立在用户生成内容基础上的新型商业模式,削弱了传统媒体和文化产品的商业价值 Web2.0革命真正定给我们的是一些毫无价值的文化、不可信赖的新闻和充斥着无用信息的混乱世界。

乔治 奥威尔在《1984》里面塑造了一个老大哥的形象,老大哥坚持2+2=5,互联网就是一个世界的老大哥,告诉你2+2=5的真理,并且你确实会相信。你为什么会相信?你为了寻求方便关闭了用正确、繁琐方式可以获得的正确知识的渠道。在这本书里,基恩对维基百科提出强烈质疑。用户生成内容这个概念在维基上面体现得非常明显。我记得它刚刚出现的时候,全民欢呼。我上去看过几次,直觉是:挺扯淡的,以我知道的一些内容来判断,错误百出。但人们为什么欢呼呢?因为他打着传播共享人类社会知识的口号 并且 这个并且很重要 它是免费的。让你去翻看一本正规出版的百科全书,你觉得麻烦,为了图省事,你就会冒着接受谬误的危险接受那些甚至连常识都算不上的知识。基恩说: 潜学误人。维基百科上面往往就是2+2=5之类的知识。 便宜都没好货,更何况免费的呢。

基恩对博客、谷歌、Youtube、Myspace、维基百科这些互联网宠儿的批判是一致的,就是这些扯淡的东西对人认识世界的一种误导,正如这本书封面上的一句话: 毁掉我们的,不是我们所憎恨的东西,而恰恰是我们所热爱的东西。 我们毁掉的是什么?基恩说: 最严重的是,那些曾经推动了伟大新闻、音乐、文学、电影和电视节目产生的传统制度也遭到了破坏。

记住,今天你在互联网上共享的一切有价值的东西,恰恰都是在没有互联网时代或者不是通过互联网的Web2.0创造出来的文化,互联网仅仅是给人带来最低级的本能狂欢,它自身所创造出来的不过是贩卖虚拟世界带给商人的利润而已,而对于具体的 你 ,这个互联网世界的主宰者 其实你一无所获,好不容易知道的那点东西还充满了错误。基恩说: 网民们占领了各个领域,让那些专家和文化把关人 编辑、记者、新闻主播,音乐公司和好莱坞电影工作室都见鬼去吧;业余者和不计其数的网民已经主导了当今世界,他们正梦想通过操纵电脑来统领未来,尽管世界并不像他们所理解的那样。 卡尔 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里说: 在共产主义社会里,每个人都可能随自己的心愿今天干这事,明天干那事,上午打猎,下午钓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评论时事。 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同时成为猎人、渔夫、牧场主和评论员(负责评论一切的人也做不到)。可是这一切在互联网上实现了,在一个充斥着业余者的互联网的世界,没有真正的猎人、真正的渔夫、真正的牧场主和真正的评论员,就是一群什么都是但又什么都不是的人。

基恩说: Web2.0带给我们的是支离破碎的文化,在这样的世界中,我们迷失的方向,不知道该如何集中精力和安排有限的时间。

狂欢之后,必定是空虚。《网民的狂欢 关于互联网弊端的反思》开始对人们依赖的互联网进行反思,这是个很好的开头。对多数互联网的受益者来说,可能不会接受基恩的这些观点。因为人总是无法从被商业操纵的傀儡角色中挣脱出来,去反省自己,并且错误地认为 它确实给我带来了好处 。对互联网的操纵者来说,好处显而易见;对众多互联网依赖者来说,他们可能根本不知道好处是什么。

(责任编辑:)

在线英语学习一对一哪家好

广州成人英语培训

运营商大数据精准获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