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清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清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国信证券IPO存压经纪业务吃老本16保代今年离职

发布时间:2019-09-30 04:26:36 阅读: 来源:滤清器厂家

国信证券IPO存压:经纪业务吃老本 16保代今年离职

国信证券IPO存压:经纪业务吃老本 16保代今年离职

2014-06-03 作者:谭楚丹 文章来源:理财周报 点击量: 次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有16名保代离开国信,其中北京投行的负责人林郁松亦离职;目前国信保代约有133个。

券商跑马圈地的年代已经过去了。

国信证券从中小券商迅速做大,强势占有市场。

据Wind统计,2013年国信证券营收67.76亿,净利润21亿,排名第7。

然而,下一轮券商行业的比拼,国信能否通过业务精细化或特色重新打造自己的坐标系。

“当年国信在券商改革方面走出新路子,这是国信最大的使命;而国信也正想领衔行业创新,期待国信改革精神的延续”。一名资深市场人士表示。

经纪能否维持神话

“从贡献利润来看,经纪业务占大头”,一名曾在国信证券投行工作的券商人士李明(化名)告诉理财周报记者。

根据证券业协会公布的2008-2013年财务审计报告,理财周报记者对利润表中经纪业务收入占比做粗略计算,经纪业务收入占比高达93.5%、83.0%、78.6%、66.5%、81.1%;甚至在2013年,经纪业务收入是三大传统板块(自营、投行、资管)之和的1倍。

“经纪业务,是国信证券前任‘两胡’狠抓的重点业务”,李明表示。

据了解,胡继之设立的“准企业家制度”,使得营业部生产力发生巨大变化,一度产生红岭中路营业部、泰然九路营业部的神话。

这种制度,能使得第一线经营者清晰地计算出劳动付出后所获得的收益。“这不仅仅是针对分支机构的经理、营业部经理等,而是对每个员工都适用,每个业务人员在开展业务前可以知道大概有多少回报”,一名国信证券人士曾告诉记者。

“当年泰然九路营业部在顶峰时期有2000人,大规模招人去拉业务、谈佣金;如果没有市场化营销,一般一个营业部只需要10-15个人”,一名曾在国信营业部工作的深圳人士王东(化名)表示。

据了解,当年有不少券商效仿国信“准企业家制度”,然而很多券商没能做成。

“一些券商营业部尝试了,后来发现营业部经理业绩做得太好,公司不敢兑现奖励”,一名资深券业观察者表示。亦有券商担心风险失控问题。

此外,国信证券首创“银证通”,主动出击到银行找客户,把银行渠道变网点,用户量大大增加。

然而,2013年,随着互联网金融潮流的来袭,各家券商经纪业务受到冲击。

据王东表示,国金证券佣金宝的推出,重击国信证券佣金收入,“有太多人打电话过来要求降佣”。

其介绍,国信佣金率一直很高,以前收千分之1.5,现在平均为万六、万五;以泰然九为代表的大型营业部仍然收取万八以上佣金;而据目前市场状况看,多家券商已经降佣到万三。

理财周报记者以客户身份拨通红岭中路营业部电话,对方表示“资产量在50万-100万的客户,佣金收万八;融资融券手续费收千分之2.5,公司规定一律不讲价”。

在他看来,国信目前经纪业务一直在“吃老本”。“券商营业部都在谋转型,泰然九路营业部下管4个营业部,5个网点加起来不超过200人。市场环境不好,开户的人少,做股票交易不多,泰然九路除了客户资源,没有别的竞争力了。”王东叹道。

此外,各家券商服务同质化严重。深圳一名中型营业部总经理告诉理财周报记者:“在2008年,国信证券推出一款产品,通过提升佣金来提升服务,当时在业界很轰动,每家券商都去效仿。我们券商也有推出这类产品,但佣金不高,专门去挖国信的客户”。

而在经纪业务上,创新业务——融资融券成为券商抢食的蛋糕。

国信证券曾表示,截至2013年末,国信两融业务累计客户信用账户已超过16万户,两融业务收入17.3亿元,占公司同期业务总收入的29%。

根据Wind显示,国信证券在2013年,两融余额规模为158.27亿元,排在第八位;今年以来,两融余额规模为161.07亿元,排在第九位。

然而,融资融券业务属于典型的资金密集型业务,极考验券商自有资金量。

据国信证券内部资料显示,为了“找钱”,其采用5种渠道解决:与招行展开融资业务收益权转让与回购业务,在去年8月20亿资金到位;2013年组织发行3期短融与次级债,共融入资金100亿元;通过回购融入资金业务提高融资额度;通过“金天利”产品从11万客户群体融资;挖掘交易对手,新增银行间拆借授信机构家数,提高授信额度。

然而,相较其他券商,国信证券融得资金少且分散。

仅通过短融方式,从去年至今,中信证券融得690亿、广发证券融得565亿、国泰君安证券融得405亿。

限量100家不利投行

“国信比较成功的地方在于投行的转型”,上述资深券业观察人士评价道。

据了解,国信投行通过设立准合伙人制,“十八小分队”攻下IPO市场。

Wind数据显示,2006-2012年,国信证券收项目数量从未跌出前两名,分别首发家数6家、16家、9家、13家、32家、29家、22家。尤其在2010年起,与后一名拉开较大的差距;自2009年起,首发承销金额分别为107.63亿元、332.78亿元、260.42亿元、168.12亿元,在业内保持前5位。

毫无疑问,国信在IPO上,成为市场的赢家。

“这不仅与投行文化有关系,国信证券处于深圳,深圳有大量的中小企业资源,巨无霸公司越来越少;在2004-2010年间创业板与中小板成立与崛起,国信抓住了这轮机会,储备大量的项目资源”,国信一名投行人士告诉理财周报记者。

然而,投行格局在2013年遭遇“重新洗牌”。

IPO财务核查一年,A股市场停止发行新股一年;2014年,证监会表示限量发行100家。

投行节奏打乱,国信无疑亦中伤。

“现在的市场环境,对国信证券最不利”,上述李明向记者强调。

据证监会最新数据显示,在会项目中,国信证券共有35个项目,排名第二;其中拥有11个主板项目、12个中小板项目、13个创业板项目。而在中小板项目中,国信数量最多。

国信投行重新回到“审视自己”的起点。

“国信投行文化是‘狼性文化’,即业务部门完全市场化,以竞争为特点,后台部门要绝对无条件服从业务部门。”国信一名保代向理财周报坦言。

“投行员工只有很低的工资,所以逼着投行出去找项目,在IPO市场上无论是饿还是饱,都是你自己的事。在国信,有可能有人拿很多的奖金,分化太大,使得投行氛围不好,内部竞争激烈,不合作不协调。”

“同时,前台业务部门要解决温饱问题,要到市场找饭吃,所以第一线的投行人员是有很强的驱动力与发行人站在同一个立场。明知道企业基本面有硬伤,但不肯充分披露,因为一旦披露,这个项目就功亏一篑,投行人士宁愿冒风险,而不考虑公司长远利益”,其失望地谈到。

在其看来,平安证券的受罚,以及隆基股份案例,都是在为国信投行敲警钟。

此外,国信证券每年面临保代流失。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有16名保代离开国信,其中北京投行的负责人林郁松亦离职;目前国信保代约有133个。

“我们跳槽都是为了薪水,以及平台;也要看国信对个人而言还有没有空间。”李明表示。

据了解,不少保代把国信投行当作跳板,干两三个项目后就离开了。

“IPO肯定不是未来主要的业务了,未来重点发展方向是并购。”上述国信保代人士感慨。

据其介绍,国信证券正打造并购重组平台。目前国信的并购重组业务还未在业内打响名声。

资管缩水48.93亿

相较经纪、投行业务,资管业务表现低迷。

据2009-2012年财务审计报告,受托资产管理业务贡献收入每年不到1亿;2008年与2013年资管业务收入表现稍好,分别为1.64亿、1.1亿元。

国信证券25只券商集合理财产品,成立规模共计为122.03亿;据Wind统计,截至5月29日,最新规模(估算)为73.1亿,缩水48.93亿元。

“国信证券资管处在行业平均水平,产品以通道类为主,没有做出差异化。”一名接近国信资管的人士告诉理财周报记者。

其他券商资管人士表示,国信资管没有过于突出的表现,并不关注其旗下产品。

而早在2011年,国信资管产品已反映出“投资思路雷同,产品风格趋同化;产品频频更换投资主办”问题。

“市场环境不好,除了稳居前头的券商,没有哪家券商资管做得起来。”上海一名券商资管人士表示。

国信证券内部资料提到,国信资管在2013年做出管理机制的改进,重视研究团队,将研究员的考核与投资经理的业绩挂钩,例如研究员有多少条建议被投资经理采纳。

上述上海资管人士认为,基本每家券商采用这种机制,这种机制较为合理,能激发研究员积极性;但从管理制度设计上看,没体现优势。

此外,国信债券自营业务表现一般。

2011年,因业务部门有工作人员越权操作,自营固收发生浮亏6648.29万元,一时轰动业界,自营业务收入行业排名从26名跌到37名(据Wind券商行业透视数据);2012-2013年,业务表现好转,名次上升至11、12名。

而当年辉煌一时的研究所,目前在业内影响平平。

“国信的研究所以前很厉害。”华东一名首席分析师回忆起称赞道,其对国信研究所未来的表现仍然充满期待。

国信证券研究所自2010年研究所所长廖绪发离职开始,多位研究员也相继离去。后在2012年,时任国信研究所副所长兼金融工程首席分析师葛新元,带领旗下金融工程组数人投奔光大证券。除此以外,当年出走国信研究所的首席分析师还有杨治山等。

上市无动力还是有压力

“券商业下一阶段的竞争,将是拼资本金,没有资本金,很多业务无法做大。”上述券业资深观察人士表示。

其认为,此次国信换“帅”,关键在于“加速国信在资本市场的步伐”。

对比十年前后的数据。

2003年,中信证券刚上市,招商证券还未首发。当年净资本排名中(Wind数据),中信证券以483482.05万排在第1,国信证券以248465.25万排在第2,招商证券以191123.00万排在第5。

10年后,据2013年数据显示,中信证券资本金居行业第2,光大证券排名第7,招商证券排第8,国信证券下降至第9名。

“上市对于券商,是个新的起点。资本金可以扩大,中信证券就是一家充分利用资本市场而迅速做大规模的券商。”上述观察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分析。

据了解,国信证券上市进程绕路不少。首先欲收购华林证券,后收购未果;欲进行管理层股权激励,但不被监管层允许。

多名国信人士告诉理财周报记者,主要问题在于“一参一控”。

据悉,国信证券第三大股东红塔集团曾以43.6%的持股比例控股红塔证券;还以6%的持股比例参股中银国际证券,该问题最终在2011年上半年解决,国信证券IPO计划才得以重启。

截至目前,国信证券上市进展仍为“已反馈”;而国泰君安、第一创业证券、东方证券等券商已预披露。

“国信证券每年盈利,很早就符合上市要求。也许是因为高管工资太高,国信的薪酬制度是市场化的,上市对高管高工资有影响,所以没有动力去推动上市。”上述观察人士称。

“上市影响高管工资”的说法,理财周报记者从华南一家上市券商人士处得到印证。

然而,目前的上市环境将比以前艰难。

一方面,国信证券要面临“2014年年底前限量发行100家”的规定;在A股上市,排队遥遥无期。

另一方面,由国信证券保荐上市的勤上光电和隆基股份接连遭证监会立案稽查,恐怕会为上市进程减分。

但目前亦有银河证券、中原证券等券商绕道H股上市。

1314夺冠金曲榜原子霏亲子歌曲暖心章丘

艾薇儿秀14克拉大钻超闪订婚前沦小三4个月姜成勋

上阵父子兵登各大卫视张桐范伟展现父子情杨宝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