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清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清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轴人杜昉酷6的UGC从不改变

发布时间:2020-01-15 01:08:38 阅读: 来源:滤清器厂家

采访·撰文/赵嘉怡

杜昉说:“酷6未来的方向是成为新媒体聚合平台,在媒体基础上,将所有内容转化为一本有深度的杂志。”

“我就是一特轴的人。”

被问到怎么评价自己的时候,杜昉不假思索地冒出这句话。

如果仅仅是从身上有破洞的白色牛仔裤,黑白相间的时装衬衫,还有头顶那一小撮被整成了贝克汉姆造型的头发,可能很难确定他已经过完了40岁的生日。毕竟,公众对“中年大叔”有着基本的定义,可是杜昉似乎偏要从细枝末节颠覆掉这种看法。

“我就是要做别人没做过的事儿,没尝试怎么知道是不是可以?”这是他挂在嘴边的话。于是,2012年夏天,我们看到中国出现了一档之前从没有人做过,而一经播出就引爆公众热情的的选秀节目,叫做《中国好声音》,其幕后策划人正是杜昉。彼时,他的头衔是浙江卫视副总监兼节目中心主任。如今,他是酷6网的新任CEO。就在他进入酷6网两个月之后,酷6数据显示第二季度总营收同比增长12.9%。而酷6与各大卫视的网台联动节目也正在紧锣密鼓地展开。

电视人加盟互联网不是首次,前有凤凰卫视副台长加盟搜狐、后有央视主持马东进入爱奇艺担任内容总裁,如今,从浙江卫视走入酷6的杜昉,却说自己不懂互联网,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在“尽人事听天命”而已。这一次,他要怎么玩,大家都想知道。

40岁开“惑”

把不好变好是个挺牛逼的事儿

杜昉是老电视人,在圈里有着“金牌制作人”的美誉。他是浙江卫视一周七天“综艺纵贯线”的掌门人,是浙江卫视旗下所有主持人和艺人的“大管家”。曾一手操盘制作了《我爱记歌词》、《中国梦想秀》、《非同凡响》等多档浙江卫视的王牌节目。他在《中国好声音》第二季风头正劲时决定进入互联网界,互联网的人还没反应过来,电视圈的人却激动了。于是大家众说纷纭,甚至有人把他的离开想象成了一出无间道,说“杜昉到酷6任职,会不会是浙江卫视全媒体平台的一个阴谋”。

偏偏是他自己,却洒脱得紧。刚过完40岁生日,突然开始觉得古人的“四十不惑”不那么适合自己,因为他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惑了,觉得自己的下半生多少得有点儿改变。恰在此时,盛大的陈天桥打来电话,邀请他担任酷6网CEO,他倒是也爽快,考虑没几天就直接应承下来,然后去跟电视台的老领导辞职。为了让领导信任,他甚至说如果真的是蓄谋已久的离开,他必定会选一个更好的平台,而不是这个已经被挤出一线的视频网站酷6。一个月以后,他卸下浙江卫视副总监兼节目中心主任的称呼,对外宣布将担任酷6网CEO。

直到现在,杜昉都没想清楚,为什么就在自己想要改变的当下接到了陈天桥的电话,他不是个宿命主义者,但是这个巧合还是让他惊讶。事后他坦言,其实当时别说是酷6,就是任何一个人给他电话,他也许都会考虑。消息宣布以后,他开始了一段一个人的旅行,目的是想想酷6应该怎么做,因为太多的人告诉他“这个网站没得玩儿”。

“他们都说我挺轴的。”杜昉说,熟悉自己的人都知道他最不喜欢听的话是“这样不可以”,最喜欢的说的是“不试试你怎么知道?”7月初,杜昉走马上任。第一天上班,人事部通知所有员工必须着正装上班,结果他穿个短裤拖鞋就来了,让员工充分见识了自己的随性,采访中途他的下属过来请示事情,也可以亲昵地扶着他的胳膊询问。

“我更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引导者,引导我的员工激发无限的创意,哪怕我的想法被他们否定了,只要有足够的理由,我都无所谓。”杜昉说这是自己一贯以来的做法,所以,8月13日他上任后的首次亮相,是带着鸭舌帽穿着蓝色短裤出现在公众眼前的,而10月12日的酷6和浙江卫视网台联动的节目《全民奥斯卡》发布会上,他是穿着纯白的破洞牛仔裤配着贝克汉姆发型发言的。“酷6是个娱乐公司,而不是视频网站”,这是陈天桥当初告诉杜昉的原话,也是吸引他最终决定进入酷6的核心因素。

“这个网站其实还是蛮有调性的。”这是杜昉对酷6的首要评价。在其他视频网站都逐渐缩小UGC战略而砸钱买版权的时候,他却一直坚持UGC战略若干年,坚持以内容为主,这在杜昉看来极为难得。“既然酷6要做内容,而我擅长的也是内容,那不是正合适吗?”面对依旧唱衰酷6的声音,他的轴劲儿又上来了,“其实,把不好变好,是个挺牛逼的事儿,不是吗?”

我们应该为生活留下证据。”《全民奥斯卡》的发布会上,主持人华少很煽情地对观众表达。幕后策划者杜昉也觉得,普通生活的片段才是真的生活,“每个人都是生活的记录者,最终能记录生活的就是视频,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做。

“什么叫互联网思维?”

酷6缺的是品牌

8月, 酷6举行“七夕表白季”活动,号召网友通过酷6向心爱的人表白。9月,酷6发起了“中秋视频家书”活动,让网友通过视频向亲人表达爱意。10月,酷6联合浙江卫视推出网台联动节目《全民奥斯卡》,节目通过酷6网征集选送,酷6与浙江卫视同步播放。有同行开始窃窃私语“酷6最近动作不小。”有分析人士开始臆测“酷6近日的股价异动是否暗示杜昉的加盟是为了让酷6卖个好价”。

另一组数据是这样的:2013年8月28日,酷6最新一季披露的财报显示:酷6网二季度总营收为34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098万元),同比增长12.9%。10月7日的那一周,酷6传媒连续3个交易日分别大涨15.36%、36.92%以及10.24%,股价从1.89美元到3.23美元,累计涨幅接近60%。

“我觉得是我运气好。”《全民奥斯卡》的发布会上,面对媒体的询问,杜昉笑着回复股价上涨的问题。一小时后的专访里,深吸几口烟,杜昉告诉《数字商业时代》:“我觉得酷6的品牌之前被低估了。”

作为陈天桥互动娱乐帝国的一环,酷6的地位一直颇受重视,但是收益却屡屡让其叫苦。2010年,酷6成功上市两年后其财报显示:全年总营收1656万美元,净亏损高达5243万美元,约为营收额的3倍。2011年全年营收1922万美元,净亏损4939万美元。2012年一季度,净亏损179万美元,环比缩减54.6%,同比减亏83.5%。2013年一季度:净亏损167万美元,同比收窄6.5%。有分析人士评价,施瑜的能力在于降低了亏损,现在,杜昉的任务就是帮助酷6盈利。

“之前的CEO们更多是在为酷6的发展和业务布局发力,我很感激他们打下的坚实基础,但是酷6在品牌建设上还是稍有欠缺。”为此,上任以后他才展开了一系列活动。与此同时,他还带领酷6团队举办了客户见面以及答谢会。“如果仔细去看,会发现近日投放在酷6上的广告是在增多的。”酷6内部人员这样告诉记者。

在浙江卫视的20年,从幕后编导到内容策划主力,最后再到浙江卫视十几档节目的大管家,他觉得自己最后就是杂技团里那个“转盘子的人”,好在带领团队从40人发展到200人,一手操持十几档节目的转盘子经验,在这里倒是派上了用场。

最近,杜昉还将酷6原先的业务部门进行了一场调整。将从前门户网站的架构(内容中心、技术中心、设计中心的流水线作业模式)调整为以项目为中心,采取小分队作战模式,每个项目组既包含内容人员,也包含技术、设计等在内。杜昉将其形容为“多兵种或者混成旅模式,里面有导弹也有步兵,有侦察连也有医务室,它小而全,小而美。”而这些都是借鉴电视台的工作经验而来。

常常有媒体问杜昉,从电视走向互联网,你能否适应互联网式思维,他会抬起头很认真地问对方:“什么叫互联网思维,你能给我举个例子吗?”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做了20年的电视,什么时候有过电视思维,他知道的就是“关注事情本身这一点,在哪里都没有错”。

酷6是一个“新媒体聚合平台”

“我们应该为生活留下证据”

“我们应该为生活留下证据。”《全民奥斯卡》的发布会上,主持人华少很煽情地对观众表达。幕后策划者杜昉也觉得,普通生活的片段才是真的生活,“每个人都是生活的记录者,最终能记录生活的就是视频,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做。”

只是,手机拍照片、发微博都不难,但是拍视频却不见得,作为老电视人,杜昉更是深知拍摄、剪辑一个好视频的不容易,而这,也被他认为是酷6要发展成为UGC媒体平台的最大门槛。

如何让普通大众拍视频也简单,上任之后,杜昉跟技术部开会讨论这个问题,期望开发一款能够让用户拍摄短视频的软件。

8月13日,酷6发布App“短酷”,这是一款可以轻松将手机中的照片变为视频的应用,用户制作完成之后可以上传到短酷广场,与其他网友进行互动。接下来,酷6还会开发名为“微酷”、“博酷”的应用,无一例外,都是让用户拍摄视频变得简单,然后通过酷6分享。在此之前,酷6在移动端的布局只有一个手机客户端。

“UGC要发展,就要让大众将拍视频变得简单,智能手机的硬件已经满足,唯一欠缺的就是我们在软件上的努力。”杜昉觉得现在的重要目标就是“先培养用户的习惯”。虽然这个路可能有点长,但是总得有人去做。虽不似“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么悲壮”,但是他却对同行发出的“你以为你在消遣时光,其实你在为未来铺路”的感慨深表同感。

但是,仅《全民奥斯卡》活动而言,一条3分钟以内的视频,若经过评选获奖,酷6将支付2000到10000元的版权购买费,这已经远远高于任何一部影视剧的版权价格。“投入当然不小,但是这种投入总比我花300万买一集电视剧、花一亿买个好声音好吧,那又不是你做的。”

电视台的工作经验让杜昉深刻认识到,“买来的东西终究不是自己的,自己整合,自己原创才是自己的”。算算账,杜昉觉得相比其他视频网站,酷6还不是亏钱亏得最厉害的。“现在的互联网公司都太急于成功,急于看到结果。” 所以杜昉很感激“陈老板的持续输血”。

未来,酷6计划将这些收集来的视频进行再加工,“好的珍珠是有的,我们需要将它串成项链,让他变得有价值。”酷6未来的方向是成为“新媒体聚合平台,在媒体基础上,将所有内容转化为一本有深度的杂志。”

末了,问杜昉最大的成就感来源于哪里?他却毫不迟疑地回答:“没有!”接着又像是强调般的再度点点头,“真的没有什么成就。”

即便是在浙江卫视那么成功的时候?

“没有。我的理想是做一个导演,如果有一天我拍了一部电影,不管是不是有票房,如果我自己满意,那将是我最大的成就感。”

预约挂号平台服务中心

在线医生电话

挂号服务平台预约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