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清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清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王雷对谈李小萌塑造陕北农民教出学院派老婆0

发布时间:2020-07-13 18:01:38 阅读: 来源:滤清器厂家

李小萌与王雷都认可“男主外女主内”。李小萌:对啊,因为我上大学偏晚,这几年拍的戏很少,新戏就和王雷在一起。李小萌:王雷跟少安之间的差距太大了,以至于我看到他牵着一头牛出来时,我就哭了。

原标题:他塑造了“陕北农民”,还教出了“学院派老婆”

李小萌与王雷都认可“男主外女主内”。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近日曾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作品《平凡的世界》被搬上了荧屏,虽然因旁白、角色造型等问题该剧口碑毁誉参半,但剧中主演王雷以一口纯正的陕北腔、逼真的农民形象赢得了一片赞扬。而王雷的妻子李小萌也在剧中扮演了一位“村妇”,只是这个村妇是王雷的弟媳,与此前二人“夫妻档”的合作相比,《平凡的世界》中两人全程只有三场戏。但两位“演员”经常会暗中比较演技,王雷有时候发现“朋友都说是她的粉丝,我就知道我比输了”,而李小萌则会给老公面儿上贴金:“我对他的演技口服心服”。除了演戏,这两位刚刚新婚一年的小夫妻,正谋划着一起出张音乐大碟,由王雷作曲,李小萌填词,说到这儿,王雷特别骄傲:“李小萌可是参加过青年歌手大赛的”。

【谈剧集】 从演弟弟变成演哥哥

导演让我来演男一号

在电视剧《平凡的世界》中,王雷饰演的孙少安,成为剧中唯一一位将陕北方言贯穿始终的角色,且不只是口音,无论是服装造型还是神态,都符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形象。谈起角色,王雷表示最初中意的是演孙少平,但看完原著后改了主意:“孙少安这个人物是中国式的经典,甚至不输任何一个莎士比亚剧中的角色。”

新京报:第一次接触《平凡的世界》是什么时候?

王雷:当时我在上艺校,中专二年级,表演课老师给我们布置作业,把小说改成片段来演,我就看到了《平凡的世界》。当时一看,哎哟,书那么厚,要改可太费劲了,就粗略翻了翻。

新京报:当时你选择演弟弟孙少平?

王雷:对,当时改小说主要以改爱情戏为主,因为别的不懂啊,就看谁和谁爱得死去活来就改谁的呗。因为年龄原因,我看书时对孙少平这个人物感觉偏多一些,我看孙少平谈谈恋爱、谈谈理想,蛮有意思。但对孙少安没什么兴趣,因为他的故事都是关于农村的。

新京报:那要拍电视剧版时,导演毛卫宁说哥哥弟弟随你挑?

王雷:对。让我挑肯定得演男一号啊,导演就跟我聊,觉得我更适合演少安。然后我又赶紧翻原著,一看,哎,我说毛导我应该演少平啊,他问为什么,我说小说里少平是男一号啊!他说不,他认为这两个角色是并驾齐驱的,都是男一号。

我说那我演少平吧,少平多讨巧啊,然后毛导说讨巧还找你干吗,你得接受挑战。

新京报:然后导演怎么说服你演哥哥孙少安的?

王雷:少安有传统农民身上背负的隐忍,包括农民的改革、农民的立志,在今天看来这个角色更有现实意义。再就是毛导说你要是演少平,只能他去演少安了(笑)。

现学陕北话融入角色

新京报:听说你一开始进组是说普通话?

王雷:对,演了两三天普通话,后面开窍了,决定说陕北方言。当我用普通话演的时候,实在找不到感觉,然后我就开始学陕北话,当我用陕北话演的时候,一下子这个人就立起来了。你看剧中晓霞也好,少平也好,他们尖锐湿疣治疗方法在县里上学,包括家庭出身都是县里,可能说普通话还好一些,但孙少安这个人就是扎根于农村的,他必须得说陕北话。

新京报:怎么开窍?

王雷:可能我是北京人艺的演员,作为话剧演员在语言上我有一定的优势,所以我学起来会快一些。就像宋丹丹,她是北京人,但她可以用东北话演小品,演得比东北人还东北。像徐帆和陈小艺她们是四川人,但是现在很多方言都会说。

新京报:听说尤勇表扬过你的口音?

王雷:有一次,我穿着戏里的衣服和当地农民聊天,那些农民把我当成了当地人,还问我“后生,他们剧组这帮怂人到底要在我们这里拍多久?”,哈哈哈。

【谈感情】 当起妻子的免费老师

娱乐圈明星夫妻不少,但像王雷和李小萌这样,两人都是演员,且还经常一块演戏的少之又少。说到两人之所以能走到一起,王雷认为这主要取决于两人在表演上的审美观一致。面对未来,两人也都认可男主外女主内的模式,李小萌就坚定地表示:“为了家庭,我肯定会放弃一些东西。”

支持李小萌去上学

新京报:你们俩一起演戏,是你演戏的强制要求吗?

王雷:真不是,我们之前和毛导合作过,这次是毛导主动提出来的。

新京报:李小萌怎么不演田润叶(剧中与王雷有感情戏)呢?

李小萌:是我坚持选择田晓霞,因为更符合我的气质。

新京报:所以对手戏并不多?

李小萌:也就三场正面接触的戏。

新京报:似乎你最近几部戏都是和王雷在一个组?

李小萌:对啊,因为我上大学偏晚,这几年拍的戏很少,新戏就和王雷在一起。

新京报:你是2013年毕业的吧?但其实你很早就出道了。

李小萌:我虽然很早就接触影视圈,但一直都是在演自己,比如一个任性的女儿,或者是叛逆的小孩,都是在重复自己。上学是我一直的决心。在23岁的时候,我想去读书、要出国,王雷就说你别出国,你在中国考大学。于是我就去考中戏,他就像我的老师一样,每天给我辅导,也顺利考进去了。

新京报:这么晚毕业,觉得耽误了事业发展吗?

李小萌:我一点都不后悔,虽然那时候我放弃了很多片约,也不去挣钱,也无法继续出名了,但我扎扎实实地学了我想学的东西,面对镜头,面对舞台我更自信了,我可以说自己是一个专业演员了,这是我觉得上学对于一个演员的意义。

新京报:你没上学之前觉得自己不是专业演员治疗银屑的特效药?

李小萌:我一直都说我是业余演员,但这几年,通过戏剧学院的锻炼,我可以自豪地说我是个专业演员了。

新京报:但入学时你已经小有名气,会不会和同学相处起来不一样?

李小萌:一点都没有。

王雷:大家都是同学,我还经常给他们排练。她同学都管我叫姐夫,我一去就管我叫姐夫。连戏剧学院的老师都说,王雷好几年没见着你了,小萌一来就老看着你呀。

演起戏一直在PK

新京报:你觉得你老公演技怎么样?

李小萌:王雷跟少安之间的差距太大了,以至于我看到他牵着一头牛出来时,我就哭了。

新京报:哭什么?

李小萌:因为王雷塑造了一个人物,不再是他自己了,举手投足,从脑袋到脚,我觉得都是一个实实在在、踏踏实实的农民,他弓着背,在那个飘雪的夜里面走,那种孤独感我一下子就能感受得到,这可能就是一个演员对一个演员的感受。

王雷:她说传神了(笑)。其实我觉得现在真的需要演这样的作品,给观众奉献一些经典的人物形象。咱们不能光说六七十年代的陈道明、陈宝国、李保田……

新京报:你们两个在演戏价值观上挺相似的?

李小萌:对。

王雷:对,我们俩比较一致。

李小萌:我学生气比较重。(好像你剧中也不怎么化妆)基本妆很淡很淡,因为我觉得在那样一个戏里面,如果还涂睫毛膏,画眼线,太可怕了,女人这个时是要放弃美丽的。我也和灯光师说过,不要打得太亮太美。

新京报:那你们自己会PK演技吗?

王雷:一直在比。

李小萌:我口服心服啊。我觉得这个东西不需要比,自己跟自己比就好了,我进步很慢,但是只要我不退步就行。

王雷:哦?你能这么说就已经进步得很快了。

新京报:你挺像点评老师。

王雷:哈哈哈,我觉得男强女弱也挺好的。不过在拍《十送红军》的时候,我已经甘拜下风了,那个戏我下了不少工夫在她身上,确实得到了回报。戏出来以后很多老演员一见到我就说,“哎哟,我是你媳妇儿的粉丝。”我也觉着,她那个戏演得比我好,所以说也不是每次我都能赢的。

吉林工作服订做

台州工服制作

绍兴工作服订做

临沂定制职业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