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清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清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纪源的慢与准

发布时间:2020-01-14 23:00:42 阅读: 来源:滤清器厂家

在风投遇冷的环境下,纪源资本上一年促成了2次并购、2次上市,项目亏损率控制在15%以下,“出手慢”如今看来也是好事

阿里巴巴、优酷土豆、文思海辉,这些成功公司的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投资人,纪源资本。

作为一只有13年历史的基金,纪源资本(GGV)已经孵化出多个标杆性企业。而在2012年资本普遍遇冷的情况下,纪源促成了2次并购,完成2家公司上市,第四期基金募集了6.5亿美元。“纪源资本的投资风格是稳健型的,大环境遇冷,优势就更加明显。”纪源资本合伙人符绩勋如是表示。

慢出手 做长线

纪源资本关注成长型企业,也因此出手较慢,进入A轮的项目金额仅占总金额10%。“每个基金都有自己的优势,投资早期项目最好自己公司有高管创业过或者大量的人在某行业扎根,”同为合伙人的胡磊告诉记者,“我们的投资团队相对较小,集中人力资源做大项目才是我们的优势。”

那些已经被验证、可以做大的业务,被更多的关注。这也使得资金效率提高,“去哪儿网从成立到今天还没花到2000万美金;美丽说B轮的资金至今也没用完;而YY语音上市的时候,账面上还有1.6亿人民币现金,没花过我们进去的一分钱。” 纪源资本合伙人李宏玮告诉记者,“前三期基金已经基本投完,项目亏损率控制在15%以下,而行业的平均水平在30%左右。”

纪源的项目持有时间也较长,平均在6年到8年。阿里巴巴持有10年,到去年基金到期才完全退出,最后一次退出折现市值350亿美元,是原估值的170倍。“上市不是为了退出,我们一般在企业上市3年后才选择退出董事会。”李宏玮如是表示。

有异于许多VC更偏好于单兵作战,纪源的核心战略之一是团队,每个项目都会至少有两个合伙人在操作。土豆网就是一例:纪源最早与土豆网CEO王微接触的是他的校友黄佩华,投资决策是黄佩华与符绩勋共同操作的,当土豆网有了上市计划后,纪源资本又引入了美国的合伙人Hany Nada,并加入土豆网董事会。符绩勋说,“Hany是华尔街的明星分析师,他对美国投资者的需求更为理解,可以讲好土豆网的故事。”2012年3月,符绩勋主导完成了土豆与优酷的合并后加入董事会,Hany则退出了新公司。“这个时候需要董事处理合并后公司的内部人事管理等整合问题,而我更懂中国国情。”

关注垂直电商

垂直电商是纪源资本的核心关注领域之一,从这个战线的投资可以看出纪源的投资逻辑。

纪源资本的第一次出手是去哪儿网,项目是符绩勋和胡磊一起操作的。2006年,符绩勋第一次接触去哪儿网当时的两位创始人戴福瑞和庄辰超。“当时觉得庄辰超的旅游搜索概念不错。但是没有太多深入的探讨,对于我们还为时尚早。”符绩勋回忆说。随后,“去哪儿”在当年年底拿到A轮投资,而在次年的B轮融资中,纪源依然没有加入。胡磊告诉记者,当时旅游类公司还有携程、艺龙,同类的旅游垂直搜索还有酷讯,规模是去哪儿网的三分之一,市场的成熟度依然是挑战。

直到2009年第三轮融资,纪源才出手。对项目的关注持续了四年,真正的融资谈判却花了不到一个月时间完成。“在这两年期间,去哪儿网用很少的钱翻了7倍用户规模,达到酷讯的10倍规模,在垂直旅游搜索市场占据绝对的领先。” 胡磊告诉记者,而几乎同时,酷讯被全球最大的在线旅游公司Expedia收购。“

2010年底,庄辰超向胡磊引荐了美丽说CEO徐易容,他同时是美丽说的天使投资人。“徐易容向我展示了美丽说的界面,当时还是以微博为主导,我们看好这个项目,但对于我们来说规模尚小。”胡磊如是表示。两个月后,美丽说才拿到了蓝驰创投A轮融资。

纪源实际进入美丽说是在一年后的C轮融资。在这期间,胡磊与徐易容保持每三个月一次交流,包括业务定位及模式探讨,而美丽说的流量翻了20倍。“C轮融资的5个月前刚完成B轮融资,”胡磊告诉记者,当时的美丽说并不缺钱,纪源是主动找到徐易容谈合作的,“对于美丽说,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收入与流量对巨头淘宝的过度依赖,这与去哪儿对百度的依赖类似。在去哪儿上的成功经验是我们的优势。”

有了美丽说与去哪儿,纪源的部署开始加快。“当时分析市场空间较大的垂直领域,除了旅游与女性,还有房地产、汽车和美食几个主要潜在市场。”胡磊如是表示。而在此时,他与符绩勋、李宏玮通过不同渠道接触了豆果网,一个美食类社交网站。“豆果网的天使投资人、一听音乐网老板杜雪骞找到了李宏玮,其财务顾问找到了符绩勋,他的联合创始人、也是我们另一个投资项目7K7K的原副总裁朱虹找到了我,”胡磊说,多维度的信息渠道,让纪源对这个项目的了解十分迅速。花了不足一年的时间,纪源就在B轮以800万美元介入豆果网。“这次投资相对早期,从财务上难以估值,主要是通过业务指标,包括用户量与流量。而它的业务增长曲线与美丽说十分相似。”

李宏玮“看人” 符绩勋“攻心”

“纪源首先找到可以容纳两个以上10亿美金的、空间较大的市场,再从这个市场中找到清晰的商业模式。在此基础上,再去找一个A级团队。”李宏玮如是表示。她在2005年6月加入纪源资本,是纪源资本的第一位中国区员工。

纪源资本为数不多的A轮出手,包括海辉、易才、梦之城等项目均出自其手,海辉就是最具“李宏玮风格”的项目。2002年,李宏玮开始关注软件外包领域,花了两年时间跑遍大连青岛等软件科技园近3000家公司,熟悉市场。“这个行业以运营为主,基本都能盈利,他们更亟需资金注入得以快速扩大规模。但是在模式上没有太大的想象空间,”李宏玮告诉记者,她看的更多是领导者的战略目光和内部管理。“当时海辉的规模在行业内排不到前三,但是创始人李远明把主要市场投在日本等外国市场,且希望赴美上市,这与纪源的思路比较一致。”

在2004年,李宏玮以3000万美元投资海辉,这也是迄今为止中国软件外包业最大的一项融资。海辉在纪源进入后一年内合并了北京、深圳和美国三家公司,收购美国外包和需求导向解决方案的提供商Envisage Solutions,进入美国市场。2010年,海辉在纳斯达克上市,市值是原估值8倍,仅退出10%就已收回成本。

“每一个创业者都有自己的个性,关键要做符合自己性格的事,”李宏玮分析各个创业者说,YY的李学凌是个内向专注的人;适合做产品型公司,海辉的卢哲群强势果断,在销售管理上有经验;UC的俞永福有战略眼光,对于平台建设的把控能力强。“如果换过来,让李学凌管理海辉2万多名的员工,或者让卢哲群做YY语音的研发,都不会成功。”

而为不同风格的团队,李宏玮则为之寻找互补的CFO。“海辉CFO需要在内部管理上更有经验,我们选择实业出身的卢韶华;YY则需要一个外向能说的CFO,帮他们投资者讲上市故事,我们则选择了投行出身的原巨人CFO何震宇。”

在纪源去年主导的两次“老大”级并购中,有一个是符绩勋主导的。

优酷土豆的合并是从2011年开始的。“当时内容不断在涨价,行业不整合,内部的无谓消耗,这导致行业无法健康发展。”符绩勋说,几乎是行业共识,“让大家用平和的心态接受,”当时符绩勋和王微最大的共识是要争取主动。

为此,他们接触了包括爱奇艺等所有国内排名靠前的视频网站,最终选择优酷是为了成为行业绝对的老大:“视频内容包括购买内容、自制内容以及UGC,购买内容‘价高者得’,并没有太大差别,自制内容则还没有起步,而竞争核心的UGC则明显只有土豆与优酷有。”符绩勋如是表示。

选择被唯一一个规模比自己大的网站收购,古永锵的知人善用解决了王微对于土豆高管骨干分配的最大担忧。“整合后的第一季度很痛苦,但是管理团队的重新建设基本完成,”符绩勋告诉记者,在合并后的优酷土豆中,土豆股份稀释75%,优酷占据7个董事会席位,他与王微各有一席,土豆的骨干基本留任,“王微有可能选择退出,再次创业。”

而文思海辉则是李宏玮操作的一次1:1对等合并。文思成立于1995年,上市于2007年,两者规模相当。“这个行业也是讲规模的,小公司很容易翻倍。但对于三亿美金级别的大公司就很难再持续增长,双方都有这个共识。”李宏玮告诉记者,早在两家公司上市前,就有合并的想法。“合并前,双方差不多大,客户就有选择空间,也会造成内耗。”在共识的基础上,李宏玮与卢哲群代表海辉与文思的实际谈判时间不到5小时,合并后,文思海辉成为IT服务商的绝对老大,李宏玮担任除了两位CEO外唯一一个非独立董事。“这个体量可以与印度公司竞争世界老大地位。”这也是李宏玮选择近两年不退出文思海辉的原因。

时间再推前一年,百度对去哪儿网的战略投资,在符绩勋看来也是一次变相的“并购”,这次3亿元的投资也是百度的最大手笔,而这次投资中,符绩勋的良好私交起了很大的作用。“当时阿里巴巴、百度等巨头都找去哪儿谈,他们渐渐意识到自己没办法做全部事情,尤其是在产业链需要投入大量精力的垂直领域。”胡磊告诉记者,而符绩勋作为百度的前董事成员和去哪儿的现董事,促成了许多条款的签订。“包括百度明确放弃自己开发旅游搜索产品,不干涉去哪儿的经营。旗下的阿拉丁优先与去哪儿合作。”

无独有偶。去年年底,美丽说同样引来腾讯、阿里巴巴、百度等巨头的目光,“腾讯与百度能提供流量资源,阿里巴巴可以提供商户资源,具体的合作与投资还在谈。”符绩勋如是告诉记者。

胡磊认为,“相比于上市,并购对于投资者是个更实惠的退出。”而李宏玮则表示,未来互联网公司不是只有上市一条路,尤其是游戏公司,上市估值一般只有3倍左右,这样的融资规模不需要通过上市解决。“对投资者可以以分红形式予以回报。”

复制美国项目模式

纪源资本是一家由同一团队关注中美两地投资市场的VC,这使它获得更多的的海外资源。不仅体现在2010年及2012年两次上市“非窗口”困难时期操作海辉与YY的上市,更重要的是可以直接复制美国的优秀项目模式。

这也是YY语音母公司多玩游戏与纪源资本的合作基础。

多玩游戏的前两轮融资还没有YY语音,而当时的YY语音工具也仅上线半年时间,还没开始商业化,主要收入来自于多玩游戏平台的。“纪源资本在美国投资了类似的游戏聊天工具Xfire,投资九个月后就被5倍回报收购。”李宏玮告诉记者,这个市场是产品导向型,用户黏性十分高,而YY语音语音聊天上的质量是纪源投资的最重要原因,“YY语音当时根本不需要我们的资金。这次合作是我们提出的,而Xfire的成功经验是打动李学凌的关键所在。”去年,多玩游戏在纳斯达克上市所讲的故事,不再是以往中国公司习惯的“中国的XXX”,而是以YY语音为核心的“下一代社交互动工具”。

与此同时,纪源资本B2B企业级应用已经在国际上布局,这也是现在纳斯达克最热的主题。纪源资本2007年投资的企业执行软件提供商SuccessFactors2012年12月在纳斯达克上市,以6倍回报被收购。“对于中小企业主需要这类标准化的商业服务软件协助内部管理,这个市场空间很大,”李宏玮告诉记者,这种项目在中国刚起步,规模都很小,纪源希望在可以复制。

看重技术与效率

纪源没有出现在业内热炒的许多红海行业中,包括团购、电商平台以及O2O。“团购与O2O更多是销售公司,在供应链和用户上没有明显的优势,烧钱打广告买来的是流量,不是用户。这个市场的商业模式还没想好。” 李宏玮则并不看好这个市场。“这些行业是资本密集型的,并不是纪源的投资强项,”符绩勋认为,纪源的投资优势应该在1亿美金规模的企业,资金效率是重要变数。

而在另一片投资红海中,纪源选择了不一样的战略。“我们看好移动端,但不会选择独立应用,它的技术门槛不高,复制性太强,没有足够的用户黏性,”李宏玮向记者分析道,智能手机分为三个层次,硬件、平台和应用。硬件类公司,纪源已经投资包括ACC的声学软件Heptagon的光学软件,但这种硬件公司国内还没有成型的。软件产品中,纪源在国内仅投了UCweb和触控科技两家,李宏玮将它们定位为平台公司,作为流量入口,“如果仅是一款捕鱼达人,触控科技就不是我关心的。它的亮点在于创始人希望将其打造成游戏平台或者广告平台。”

李宏玮还看好硬件与软件相结合的产品。“就像数字医疗或人体健康测定的设备。”她认为这种产品技术门槛高,而且可以抓住产品端。“它卖的不是软件,而是产品,以服务收费。而且用户的数据信息已经上传云端,产品有足够黏性。”

“如果说三年前,中国投资还是市场为导向,随着人口红利基本耗尽,我们现在更关注技术和效率导向型的公司。”

就医挂号网上预约

名医汇

在线网上挂号